当前位置:首页 >04 牛利军

姓名:04 牛利军
个人简介:牛利军,男,家住太原市清徐县南营村,是一名有近20年驾龄的老司机,生前为太原公交公司第一分公司三车队905路公交车司机。2014年11月3日,他在行车途中突发脑溢血,在昏迷的前一刻,他以惊人的毅力完成了靠边停车、拉手刹、打开双闪灯等一系列安全动作,确保了公交车上40多名乘客的安全。2014年12月4日,牛利军去世,享年39岁。

http://epaper.sxrb.com/shtml/sxwb/20141217/images/06_1.jpg

牛利军生前在医院接受治疗(资料图)


【事迹简介】
    “他是一个好人,他是一个平凡的英雄,他的离开让世界少了一个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好司机……让我们满怀思念,为他默哀!”12月8日13时30分,公交车司机牛利军的追悼会在清徐县南营村醋乡街举行。

    南营村的父老乡亲,牛利军的同学、同事、朋友,清徐县的义工共计数百人自发赶到现场,只为送他最后一程。一排三轮车组成的车队为灵车开路,沿途的行人和车 辆纷纷停住,在路旁排起长龙,为灵车让路。每辆三轮车都载着一个花圈,花圈的中央有一个用黑色绢花组成的汉字,连起来是“最美司机牛利军”。
    11月3日,公交车司机牛利军踩下了生命中的最后一脚刹车。由于突发脑溢血,12月4日,他永远地离开了心爱的方向盘,却在平凡的岗位上留下了令人动容的一刻。

医生难以想象,他是如何爆发出这样超乎寻常的力量
    
2014年11月3日13时45分左右,905路1—0222号公交车正行驶在从清徐站到太原市区下元站的路上。
    公交车驶过王郭站刚起步,本该提速的公交车却慢了下来。乘客曹国星发现,侧前方的司机喘着粗气,转动着方向盘。当车稳稳停在路边,司机吃力地拉起手刹、打开双闪,右手正要拿报话器时,右臂却摇晃了几下,无力地垂了下去,似乎没了知觉。
    车突然停下让不少乘客察觉到异样,纷纷看向前方。车厢前部两名30多岁的男乘客绕到司机身边,准备开口打问怎么回事时,却发现司机双眼微闭、淌着口水,两臂软绵绵地垂在身侧,而右脚仍结结实实地踩在刹车上。
    两名男乘客连忙大声呼救:“司机好像病了,车上有没学医的?”曹国星是太原市卫生学校的学生,她快步走到驾驶座旁,查看后发现司机已经失去意识,而且右半 侧身体完全没了知觉,疑似突发脑溢血。她马上让几名男乘客帮忙把座位放倒,让司机平躺下来。此时,乘客赶紧拨打了120和公交服务热线。
    过了一会儿,后面一辆905路公交车到达王郭站,发现前车异常,司机雷文儿上前查看,发现前车完全按照操作规范停在路边,乘客平安无事,只有司机昏迷不 醒。“幸亏牛利军把车停稳了,现在正是高峰时段,来往的大货车非常多,车刚从一个大坡下来,紧接着还要过一座桥,下面的河水有两米深,如果车辆失控,后果 不堪设想。”看到眼前的情形,雷文儿心有余悸地说。
    
随后,牛利军车上的乘客被安全转移,他被紧急送往附近的中铁十七局中心医院抢救。经诊断,他确系脑溢血。由于出血量大,牛利军随即被送往山医大一院进行手 术。手术进行了整整3个小时。主治医师冯杰说,脑溢血死亡率达到20%,如果病人出血量大,会对意识、呼吸、心跳、神经中枢等造成影响,肢体的行动能力也 随之丧失。牛利军能在意识模糊的情况下完成刹车、拉手刹等动作,主要是靠着意志力在支撑。“真的难以想象,他是如何爆发出这样超乎寻常的力量。”冯杰感慨 地说。

同事为了说好普通话,他整整练习了5个月
    11月3日,牛利军突发脑溢血的当天,他是下午班。趁上午休息,他把父母住的卧室和自己的调换了一下。他的母亲有高血压、糖尿病,父亲有肺病,每个月都得住院,自己的卧室比较暖和,他就让父母搬到自己的卧室。
    当天中午,在商店打工的妻子曹永芳回家做饭时,俩人还商量着什么时候带儿子到附近玩玩。牛利军心里也明白,自己已经很久没带孩子出去玩了,可是父母身边离 不开人,他唯一的妹妹几个月前刚生了孩子也特别忙,所以带儿子出去玩儿的事只能往后拖。照顾父亲吃完中午饭以后,牛利军端起碗胡乱扒拉两口就去接孩子下 学。把孩子送回家后,他又马不停蹄向单位赶去。
    到了单位还不到下午1点,单位要求提前半小时上班,但他总比别人早到单位。“905路1—0222号公交车机油正常、刹车正常、传动正常、车门正常……” 牛利军一边例行保养一边记录,在他的口袋里总是放着一把扳手,即便是发现一颗螺丝松动,他也会立刻拧紧。在他的例行保养记录里都是“正常”,近两年的时间 里,牛利军的车从没出过问题,无论是分公司还是总公司抽查都是合格。
    完成例行保养,测了没有饮酒,牛利军准备出发。“我昨天在大元村看见一起事故,那个路口大车多,容易出事,你提醒下大家吧。”牛利军看见车队副队长张宏权时,特意提了个醒。尽管牛利军平时话少,但是每当看到交通事故,他不仅自己会留意,还会提醒其他同事。
    下午1点30分,牛利军开始了工作。“你好,请上车,展开零钱,往里走。”牛利军用普通话对乘客说。张宏权说,牛利军原本有一口浓重的清徐方言,为了说好 普通话,他整整练习了5个月。“年轻的乘客能不能为老人让个座,谢谢。”当看到有老年人上车后,他把老人安顿坐下才开车出发。

妻子他大半辈子都平凡,在生命最后一刻做了件了不起的事
    张宏权没有想到,那是他最后一次见到清醒的牛利军。2012年10月,牛利军应聘到太原公交公司第一分公司。同年12月,他被就近分配到三车队。张宏权开 始对牛利军没有特别留意,直到太原到清徐的905路开通。当时,由于线路陌生,大家都不愿意跑头班车,牛利军却主动请缨,这让张宏权对他有了很深的印象。 “牛利军耐心、谨慎。自己没出过事故,看到别人发生事故,他还要分析原因,避免自己出现这样的事故。”张宏权说,到今年11月,牛利军驾驶905路公交车 已经22个月了。公司要求每个人的工作量是平均每个月工作22.75天,平均每个月出车43.5趟,而牛利军平均每月的工作时间是30天,平均出车57 趟,出勤率为131%。每趟出车不堵车的情况下,从清徐到下元来回需行驶69.4公里,共用时144分钟。如此算来,22个月他共行车8.7万余公里,3 千余小时,没有一起事故,没有一个投诉。“他开车近20年从来没有出过事,不过有时会做些‘傻事’。”妻子曹永芳回忆,今年7月的一天,牛利军正准备上站 发车,突然发现站台后面一位排队等车的老人昏倒了。他急忙下车,跑过去将老人背到调度站,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并将老人送到医院。由于没有家属的联系方 式,牛利军还为老人垫付了部分医药费。
牛利军昏迷后,他所在单位先后捐款近15万元,车队还专门派人陪护。他的朋友、同学以及一些陌生人闻讯赶来,都希望他们心中的好人赶快醒来。妻子曹永芳一 直在重症监护室门口“打地铺”,她希望丈夫苏醒时自己第一时间知道。可是,牛利军再也没有醒来。12月3日晚7时许,牛利军病情突然恶化。4日凌晨3时 40分,牛利军走了,永远地离开了他深爱的家人和心爱的方向盘。“他大半辈子都平平凡凡,在生命最后一刻做了件了不起的事。”曹永芳流着眼泪,这样总结丈夫的一生。

本报记者 王也


○身边人眼中的他

“哥哥为人实在、人缘好、朋友多,是个好人,也是个好兄长,好儿子。”

——牛利军的妹妹牛莉莉

“只有平时爱岗敬业、将乘客的生命安全牢记于心,才能在危急时刻做出这样的举动。牛利军履行了一个司机最后的职责。”

——太原公交公司第一分公司三车队党支部书记张靖

“好人并不遥远,其实就在我们身边,牛利军是当之无愧的平民英雄。”

——网友“英雄豪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