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07 吕景山

姓名:07 吕景山
个人简介:吕景山,男,80岁,河南省偃师市人,山西中医学院教授、省针灸研究所原所长。他从事中医临床、教学、科研工作近60年,继承“施氏对药”,精研“对药”,创用“对穴”和“同步行针法”,对糖尿病、冠心病、痛风、过敏性病症颇有研究。主要著作有 《施今墨对药》《施今墨对药临床经验集》《施今墨医案解读》《吕景山对穴》《冠心病中医诊治与调理》《糖尿病中医诊治与调理》等。

http://epaper.sxrb.com/shtml/sxwb/20141214/images/07_3.jpg
吕景山在女儿吕玉娥的帮助下整理资料

个人荣誉:
     今年11月,被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评为“国医大师”。

【事迹简介】

    一头白发,一个随身携带的小本,一个简朴陈旧的家,一箱箱、一摞摞医学书籍……就是这样一位如此“装备”的老人,在儿女眼里是伟大而慈爱的父亲、在学生眼里是孜孜不倦的长者、在医学专家眼里是中医界的泰斗、在患者眼里更是悬壶济世的“神医”。
    他就是山西中医学院教授、省针灸研究所原所长吕景山。他还是“京城四大名医”之一的施今墨先生、“北京十大名医”祝谌予教授的学生,是新中国成立后首批中医大学本科毕业生,山西首个中医教授。
    今年11月,吕景山获得由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授予的“国医大师”荣誉称号,实现我省“国医大师”零的突破,是全国60位“国医大师”之一。
    这样一位在医学界有着杰出贡献、在社会上获得广泛赞誉的“国医大师”,生活中却低调、简朴,一直保持着严谨治学、乐善好医的本质。

发扬“对药”首创“对穴”

    “中医是我们的国宝,研究它一辈子都不够。”今年80岁的吕景山,从事中医已经近60年,但他对中医的热爱从未改变。
    由于从小受外公的耳濡目染,吕景山喜欢上了中医。1956年,吕景山被推荐读大学,在备考栏里,他写了“我愿意学中医”,因此他被北京中医学院(现北京中医药大学)录取,成为全国首批中医专业本科生。
    吕景山进入大学校园后勤奋好学,北京四大名医之一施今墨的门婿、弟子祝谌予教授对吕景山很是喜爱,在日常学习和生活中给予他很多帮助。1961年,经祝谌予引荐,吕景山拜施今墨先生为师。
    吕景山有个习惯,随身装个小本,平时上课或跟随老师出诊时,只要听到有用的内容他就要记在本子上。“这叫做零金碎玉。”吕景山说。施今墨善用相互依赖、相 互制约以增强疗效的两味药组方治病,也就是“对药”。吕景山将施今墨常用的百余对“对药”,整理油印成册后,颇受欢迎,屡经翻印,这便是《施今墨对药》的 雏形。
    从毕业到工作后的20年,吕景山每天除了出诊,就是看书、整理资料,完善“对药”的内容。每逢假日,他就在书桌前坐一天,妻子不得不叫他一起去买菜,好让他休息活动一下。
吕景山读过无数医学著作,书籍把家里的几个立柜塞得满满当当,窗台、床头、屋角、椅子上的书也是堆得一摞一摞。吕景山边临证边研究,逐渐将“对药”增至 270多对,并编撰成书。从1982年的第一版《施今墨对药临床经验集》到第四版《施今墨对药》,共发行了包括日文版、韩文版、繁体字版在内的7个版本, 总计14.4万册。该书先后被评为1982年度全国优秀科技图书一等奖、山西省1983年科技成果二等奖。中药方剂学家、山东中医药大学教授周凤梧曾评价 说,这本书填补了自南北朝迄今1400多年以来对药配伍专辑空白,对指导临床起着重要作用,对丰富祖国医学有重要的意义。
    同时,施老的“对药”理论,还为吕景山打开了另一扇中医学的大门。在研究“对药”过程中,吕景山总结前贤经验,大量温习医学典籍,结合临床实践,逐渐发现了“对穴”的规律,并形成了独特的取穴、针灸手法,填补了腧穴配伍文献的空白。

严谨治学为求证一个字让女儿上京找专家

    吕景山如今仍住在上世纪80年代建成的老楼里,地板砖拼拼补补、壁纸脱落、家具陈旧而且简单。“我爸对生活没有太高要求,唯独对医学研究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在吕景山二女儿吕玉娥的记忆中,吕景山性格随和,唯一一次和自己较真只是为了一个字。
    2008年,吕景山在写一篇论文。论文中他需要引用针灸学家杨甲三先生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但是他无法确定其中一个字是“溶”还是“融”。当时吕玉娥负责帮 他整理资料。“我觉得应该是‘融’吧!”她对父亲说。没想到,听到她的这句话后,一向和蔼的吕景山当时发了火,“什么叫‘你觉得’,医学研究是靠感觉 吗?”他严肃地对女儿说,并让吕玉娥想办法考证到底是哪个字。
    可是,当时杨甲三先生已经过世,与杨甲三关系最密切的同事陈莘农也已经90多岁。为了弄清楚这个字,吕景山便让女儿吕玉娥前往北京找陈莘农先生当面求证。次年,他又和女儿前往北京再次拜访了陈莘农先生。
    对于吕景山的严谨,他的弟子、山西中医学院第三中医院副院长郝重耀感受非常深。中医术语中有很多文言文,看似相近的字,意思却差之千里。郝重耀和其他弟子写的论文,吕景山都要亲自修改。
    目前,《施今墨对药》准备出第五版,吕景山每天都要对旧版一个字一个字地修订。他不会用电脑,完全用手写。手写后让女儿打印出来,然后再次修改,有时连一 个标点符号都要再三推敲。“这本书已经出版了30多年,你已经改过很多次了,为什么还要改得这么认真?”吕玉娥曾这样问父亲,父亲回答道:“中医是一门实 践科学,我在不断的实践中有新的感悟,我要把这些新的感悟都写进去。只有从理论到实践,再从实践到理论,医学才能不断进步,留给后人的医学知识才能精准、 科学。”

乐善好医术后两月就“偷偷”为患者看病

    吕景山从医近60年,一直恪守“来者不拒”的师训,唯独自己的母亲生病,因为工作原因他没法给予治疗。原来,1975年,吕景山作为针灸人才被国家派往喀 麦隆进行援助医疗。吕景山是独生子,当时老母亲已经80多岁,饱受氟骨症折磨,但是,考虑到工作,吕景山毅然踏上前往喀麦隆的飞机。
    在喀麦隆,吕景山每天早晨8点开始出诊,一直到晚上6点,最多时曾经一天接诊过180个病人。整个援助医疗期间,他救治当地患者4万余人次。因为疗效显 著,当地人民到处传扬着这位中国医生和他的小小银针的事迹。离开喀麦隆时,当地护士有感于他高尚的医德和为当地人民所作的贡献,把自己刚出生的孩子起名为 “中国人”。
    全国各地的患者,无论是慕名而来,还是打电话、写信问诊,他都会认真对待。他有一位相处了15年却从未谋面的老患者,这位患者家住辽宁,体弱多病。15年 前,他给吕景山写了一封信详细介绍了自己的病情。吕景山认真地写了回信,并给出治疗方案。之后,两个人几乎每个月通一次信,吕景山都会根据他的病情变化为 他调整用药。如今,这名患者已经痊愈,但还是经常请教一些常见病的治疗方法,吕景山总会耐心地解答。
    退休后,吕景山经常参加公益活动。2005年,他受邀到香港讲学,无意中得知当地有一场义诊活动,他便推迟了返回的行程,主动参加义诊。2012年3月, 吕景山因心梗做了4个心脏搭桥。为了让他好好休息,孩子们帮他推掉了所有活动。但是,就在手术后的两个多月,吕景山又背着孩子们,“偷偷”地为慕名而来的 患者治疗。“患者大老远地来一趟不容易。”他总是这样说。
    随着吕景山全国名老中医工作室的成立,他不仅通过教学、查房、疑难病例讨论等形式为年轻人提供医术支持,而且通过师带徒的形式传承其经典学术思想和临床经验。多年来,吕景山收徒50余人,遍布世界各地。
    耄耋之年的吕景山在日记中这样写道:“余老矣,然不敢稍有懈怠,今尚日日应诊、夜夜伏案,每治疗一人即是一乐,每心悟一得亦是一乐。老有所乐,此之谓也。”

本报记者 王也


○身边人眼中的他


“父亲是个好人。他对待亲人温柔慈爱,对待患者认真细致,对待学生孜孜不倦。他身上有很多我没有的精神,他是我一生敬仰的人。”
——山西省针灸医院针灸二科主任、吕景山二女儿吕玉娥
“吕老治学严谨,对待患者彬彬有礼、非常耐心,他尊师重道,从不忘记老师对自己的教诲。吕老是我们年轻的医护人员学习的楷模和榜样。”
——山西中医学院第三中医院副院长、吕景山弟子郝重耀
“名医施氏有传人,对药对穴经验深。良药化开千重雾,金针点破一片云。誉满三晋无傲气,名扬四海不独尊。医德高尚薄名利,救死扶伤为人民。”
——太原画院山水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吕景山治愈的患者陈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