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10 张留寨

姓名:10 张留寨
个人简介:张留寨,男,54岁,忻州市河曲县土沟乡榆岭洼村人,河曲县土沟乡联校教师。张留寨从教35年,一直在乡村教育的第一线。2009年春,土沟乡联校启动“助孤工程”,他接下孤儿管理、教育的重担,6年来先后照看了40多名孤儿,目前已有5批孤儿顺利毕业。

【事迹简介】
http://epaper.sxrb.com/shtml/sxwb/20141211/images/05_3.jpg

张留寨和孩子们在一起

个人荣誉:2013年7月,荣获“山西最美乡村教师”称号。

    12月4日,忻州市河曲县最低气温已经到了-16℃。冰碴子在绕城而过的黄河河岸上围了一层白色的色块,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只有偶尔掠过的禽鸟发出“啾啾”的长鸣。
离县城70多公里的山区,更显冷清。这里是三县(河曲、偏关、五寨)交界处,已经下了3次雪。
    土沟乡联校就位于这大山深处,是河曲县的一所九年一贯制乡村学校。在城镇化浪潮的冲击下,大批农村学校消失,无依无靠的孤儿鲜有机会去城镇里读书,土沟乡 联校成了他们的希望。现在,学校有40多名学生,其中有15名是从7岁到16岁的孤儿。这些孤儿都由张留寨负责照顾。

一个老教师的“保姆”生活

    这天夜里,张留寨没有睡好觉,气温突降,让他惦记的事多了起来。
     晚上9时,他到锅炉房去查看,保证暖气热着。晚上9时40分,他拿着手电巡视了学生宿舍。手电照亮了宿舍的门牌,照亮了一个个好听的名字:“101 欢乐 谷”“102 幽梦居”“103 清雅居”“104 恒雅居”“105静思阁”……每个宿舍都关了灯,他在每个宿舍门口静静听着里面的动静,鸦雀无声,看 来学生们都睡下了。他踱回自己的宿舍,把鞋子靠在暖气上,脱下衣服。刚上床,他又想起什么,心神不宁,又披上衣服下了楼,来到“101 欢乐谷”门前。
     这是一年级男生的宿舍。张留寨推门而入,躺在门附近的孩子翻了个身,叫了一声“张老师”,拉着了灯。
     张留寨走到了靠里面的一张床,那里睡着的是刚入校不到半年的张鹏鹏(化名)。张留寨一看,果然,鹏鹏又是没有脱外衣就钻到被窝里去了。张留寨一边把张鹏鹏 叫醒,一边唠叨:“张老师不是和你说过了吗?睡觉时要脱了外面的衣服,一是卫生,二是这样就不容易感冒,你怎么又忘了。”张鹏鹏揉搓着眼睛,张留寨开始帮 他脱毛衣。
     再回到自己的宿舍,已经是晚上11时,张留寨看了看床边的监控视频,各个画面里都是静静的学校一角。他喃喃自语:“这么冷不会把锅炉的水龙头冻了吧?”
     因为每天清晨5时要起床去烧锅炉,平时他都是晚上10时就上床睡觉,这天的“突发事件”让他过了睡眠时间,他只好吃了一片安眠药。
     54岁的张留寨是这所学校年龄最大的老师,已经在乡村教师这个岗位上干了35年。他曾在几个乡村小学当教师,直到2009年到了土沟乡联校。
     2008年下半年,朱瑞东被河曲县教育局任命为土沟乡联校校长。在教职工见面会上,他提出免费接收全县孤儿到土沟上学的建议。2009年,第一批15名孤儿进入学校就读,朱瑞东邀请在村小学任教的张留寨照顾这些孤儿。

关爱孤儿要走进他们的心里

    张留寨的办公室在教学楼二楼的角落里,这里说是办公室,其实更像个小家庭。门口挂着“幸福接待站”的牌子,书桌上摆满了书本和笔之类的文具,其他地方被成 箱的方便面等食品堆满了,墙上则挂满了张留寨和孩子们在一起的照片。“刚又走了一批……”张留寨指着墙上的照片细数着孩子们的情况。可能是和学生们在一起 待久了的缘故,他在与人交谈时会不自觉地将第一人称“我”变成“张老师”。他说:“这个小娃娃,那时候张老师还老埋怨他不讲卫生,现在都已经结婚了……”
     照片中,有几张是抱着小孩的年轻人,记者问他:“已经有学生成家生子了吗?”张老师笑着回答:“那是我儿子抱着孙子。”他看着学生们的眼神,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儿孙。
     来到土沟乡联校后,张留寨脱离了教学工作,全部的时间留给了在这里就读的孤儿,成了他们的专职生活老师,照顾他们吃喝,帮助他们洗衣,保障他们的安全。周 末,孤儿们都留在学校里,他也以校为家。“这并不容易……”谈起过去,总是微笑的张留寨也叹了一口气。刚入校时,很多学生因为长时间没得到过父母的疼爱, 对一切都非常敏感。自私、孤僻、冷漠,在张留寨眼中,他们一个个都像随时可能爆发的“定时炸弹”。
     有的孩子在家里习惯一个人在草垛子里玩,浑身长着虱子;有的孩子肠胃不好,有时候拉肚子就拉到裤子里;有的孩子看到同学有父母疼爱,有零食小吃,就会哭 闹……这本是很多孩子共有的问题,但当孤儿们聚集在一起后,这些问题就有了身份的属性,“又是孤儿干的”——这样的论断听来很刺耳。
     2009年下半年的一天,一名孤儿翻墙逃离了学校。“我们全校都着急了,我和校长骑着摩托车出去找,一直找到村外,才看见他。”事后了解,这起逃离事件起 因很简单,只是班里的同学给这名孤儿起了外号。在普通人看来可能微不足道的小事,对孤儿来说却可能引起轩然大波。
张留寨明白,要帮助这些孩子,让他们感受到温暖,不光是要照顾他们的起居,更要走进他们的心里。
     张留寨的办公室里有一个“百宝箱”,里面放满了各种零食、文具、小玩具等。张留寨说,他给这些孤儿设了数不清的“张老师奖”,学习进步了有奖,唱歌唱得好有奖,洗脸洗得干净也有奖……他想通过奖励帮这些孩子树立信心,温暖他们敏感的内心。
     今年13岁的张毅(化名)从7岁开始就由张留寨照顾,这么多年他得了无数个“张老师奖”:笔、书包、衣服、奶粉……已经长大了的张毅明白这是张老师怕直接送东西让他感觉到自尊心受伤害,就用这种方式给予他帮助。
     周末的时候,张留寨还带着孤儿去村里的孤寡老人和贫困家庭做“公益”。他自己购置慰问品,让孩子们去帮助贫困家庭做农活。他说,就是想用一切手段让这些苦孩子、穷孩子学会爱。

一所孤儿学校的爱心力量

    将周边孤儿全部接到学校来上学,这个念头源自校长朱瑞东的一个想法。2008年,他刚到土沟乡联校上任,发现乡村学校正在萎缩,生源流失严重,新盖的宿舍 楼、教学楼以及很多设施都没有完全使用起来。此时发生了汶川大地震,朱瑞东就有了收养地震灾区孤儿的想法,但未能如愿。不能救助灾区孤儿,那就收养本地孤 儿,他们不也一样需要救助吗?朱瑞东改变了思路。
     学校有现成的教室、食堂、宿舍,硬件已经完备,收养孤儿要面对的唯一问题就是要全免费,这笔钱谁来出?他率先表态,拿自己的工资来弥补这部分缺口。校长带头,当下就有不少老师表示,愿意用自己的工资尽力帮助孤儿们完成学业。“助孤行动”由此开始。
     6年来,朱瑞东、张留寨以及其他老师都把这所学校当成了自己的家,给孤儿们添置衣服、购买零食。一个学期下来,仅零食的花费就有万余元,全部来自老师的捐 助。土沟乡联校也逐渐成了爱心的汇集地,当地的企业家、爱心团体纷纷来此奉献爱心、捐赠物资,孤儿们的生活有了保障。
     张留寨觉得6年来的付出很值得。就在12月4日夜里,他收到一个已经毕业的孤儿的短信:“张老师,我已经被太原铁路机械学校录取。离开您,我心里特别难受,多了一份孤单,少了一份依靠,您的养育之恩我终身难忘。假期我一定去看望您。”黑暗中,张留寨泪流满面。
这天,他在日记中写道:“孩子们的生活中不能没有我,我的生活中也不能没有这些孩子。”

○身边人眼中的他
“当时学校要建设‘孤儿全免费学校’,就要找一位孤儿的保姆,既可以照顾好在学校生活的孤儿,又能帮助孤儿们学习。张老师在我们乡的老师中年龄最大,从教 时间长,对待学生一心一意。他做起这个工作后,全身心投入到孤儿身上,让孤儿在我们学校里感受到了家人一样的温暖。”
——河曲县土沟乡联校校长朱瑞东
“张老师特别关心这些孤儿,星期(周末)放假的时候,我们都能看见,张老师和孤儿们一起玩儿,给孤儿们洗衣服、洗脚,真是比对自己家娃还好。”
——河曲县土沟乡土沟村村民张根成
“我来这里5年多了,张老师一直对待我像对待家里人一样。有一次夜里,我在宿舍突然肚子疼了起来,一直吐。张老师就背着我跑到了乡里的医院。医生给我输液后,我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张老师就在床边守着,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
——河曲县土沟乡土沟乡联校九年级学生杜宇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