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16 周 玮

姓名:16 周 玮
个人简介:周玮,男,23岁,忻州市五台县东雷乡长畛村人。

http://epaper.sxrb.com/shtml/sxwb/20141218/images/12_4.jpg

算数学题是周玮的最爱

个人荣誉:2014年1月17日,周玮在江苏卫视《最强大脑》节目现场,心算运算出16位数开方的正确答案,费时不到一分钟。随后,他入选《最强大脑》中国战队,出战世界脑力精英对抗赛,并被上海交通大学聘为“中国超级大脑人才库”成员。

【事迹简介】

    那是今年年初的一档电视节目,当行动迟缓、表情木讷的他走上台时,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是担忧的,然而紧接着就是掌声,激动,还有热泪盈眶。他被称为“中国雨人”,他的“最强大脑”不仅震惊了许多人,还让人们对自己曾经的不够宽容进行反思。
     他就是周玮。因幼时患病,周玮出现语言障碍,身体机能受损,运动能力较为迟缓的问题。直到有一天,家人发现这个孩子精于复杂计算的惊人能力,冷酷的命运女神终于对这个孩子挤出一丝微笑。
     周玮目前能算出30位数的开方,但是他却写不出运算方法。直到12月5日搬家到忻州市区以前,他一直生活在五台县。似乎老天把周玮的经历,浓缩进了两对同音词中:心算——辛酸,五台——舞台。

1 比起9个月前,周玮似乎变了一个人

    记者以前采访过周玮几次,和他还算比较熟悉,总是在很远处就能一眼认出他来;而12月5日上午,在忻州市小檀村空旷的街道上,周玮一直走到距离记者只有十来步的地方,记者还是没有认出他来。因为,他的体型身姿发生了巨大变化!
     现在的周玮,腰板挺得很直,走路呼呼带风,步频相当快。看到记者,他边抬手打招呼,边快步迎上来,脸上洋溢着笑容。这显然不是留存在记者记忆中的周玮。9 个月前的他,走路没这么快,腰板没这么直,总好像是没睡醒不愿见人的样子,给人木讷的感觉。眼前的周玮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只是将头微微侧向右边的习惯还 和以前一样。
     “嗨,周玮,你还记得我上次来看你吗?”记者问。
     “嗯。”周玮回答。
     本来以为这就是周玮给出的全部答案,记者刚要说话,他却又接着往下说:“我记得,你来过我家,考过题。”他说话的语速不快,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出挤,而且说 话很小心,仿佛担心说错什么。但这已经是巨大的进步,要搁以前,他很可能就是看着你半天,然后极小声地“嗯”一声。
     到了新家的周玮,没有什么搬家的新鲜劲儿,他一直翻看着一本高中数学教材。书是当天上午去学校时老师给的,上面的题不是他擅长的开方乘方运算,周玮不太会 做。但和数字及数学有关的东西,还是能牢牢吸引住他。周玮锁着眉头,盯着题冥思苦想,想半天弄不明白就放下书本,隔一小会儿,他又端起书本接着苦想。
     就在周玮低头琢磨数学题时,周玮的母亲周润莲骄傲地说了一句:“以前我们开小卖部、打小工,挣钱养活周玮。搬家以后,小卖部不开了,冬天打不到零工,现在 是周玮养活我们,还供弟弟读大学。周玮帮上海一个记忆研究项目组做事,人家每个月发给他一些工资。”她说的那个项目组,是上海对外文化交流学院记忆课题项 目组,专门研究脑力开发。项目组还通过体能训练、身体机能强化训练来恢复周玮左右脑的平衡感,周玮目前身体形态的巨大变化便是得益于此。

2 在《最强大脑》赛场上,他的表现让人落泪

    周玮出生6个月后的一天,突然出现激烈的身体异常反应:双唇发青,手脚抽搐,原本活泼可爱的周玮,变得有点痴了。
     10岁那年的一天,周润莲带儿子下田干活。休息间隙,一起下田的大伯逗周玮:“一头驴4条腿,两头驴几条腿?”周玮毫不思索地回答:“8条腿。”
     这个脱口而出的正确答案,让全家人震惊且欢喜,父母随后将儿子送入学校。后来,周家从长畛村搬到几十里外的五台县城。陌生的环境和年龄的差距,让周玮明显 感到了同学的孤立,他没有玩伴、没有朋友,一下子变得不太爱说话了。时间久了,他对学习的兴趣大打折扣,除了数学。周玮该上中学了,却没有哪所学校愿意收 他。往后的日子,周玮每天就在家里的小卖部,帮着父母看铺子,没事了就拿着纸笔算题,不停地算,仿佛算题是他唯一的乐趣。
     2014年1月,在《最强大脑》赛场上,周玮的命运终于发生了巨大改变。他是被扶着走上台的,甚至说话都需要别人帮他表达,然而,奇迹发生了,16位数字开14次方,他用了仅仅1分钟!他成了《最强大脑》第一位拿到满分的人!
     现场,几位评委落泪了,评委梁冬深刻忏悔了自己小时候伤害过的、不如自己聪明的同学。一向冷静客观的魏坤琳教授表现得十分激动,似乎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的 情绪。当晚,魏坤琳在微博上写道:“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真正伟大的天才,但是每一个天才可能来自于任何卑微的个体。”主持人孟非也动情地说“周玮那一 段二十几分钟,我竟然控制不住,两次流泪。”

3 情感联系中断后,他依然沉浸在数学世界里

    今年3月初,记者采访周玮家时,他父母说他们有三大心愿一直在心里。
     一是有机构能给周玮做语言能力纠正,恢复他的正常表达能力。这样既能让他生活自理,还能把他脑子里进行数学运算的方式表达出来。
     二是有数学家来辅导周玮,更全面地开发他的数学潜能。
     第三个心愿很实际,他们希望哪一天周玮成家立业,找到一个懂他爱他愿意照顾他的姑娘,两个人好好地过一辈子。
     9个月过去,周玮父母的心愿都在接近实现,哪怕是最后那个看似最不容易也最迫切的心愿。周润莲透露,前段时间有个外地的女孩常通过电脑视频和儿子聊天,聊 天的内容不光是鼓励,也有些生活,甚至情感类的内容。周玮认真且努力保持着这份情感上的联系,情绪非常不错。后来,联系因为种种原因中断了,周玮啥也没 说,还是沉浸在他的数学世界里。“我觉得周玮不是不愿意说话,而是他觉得自己研究的东西,别人不愿意听,或者听不懂。外人和他沟通时,总是迫切地想知道他 为什么那么神奇,一上来就想知道他怎么把几十位的开方算得又快又准,很少有人静静地陪着他钻研一个纯粹的数学世界。因为沟通方式的偏差,没有人能够走进他 的内心世界。”上海对外文化交流学院教师李景林,在和周玮朝夕相处几个月后说。“我想走遍中国,让所有人看到学数学的好处。”这是记者采访周玮后,总结出 他最想表达的一个意思。

                                                                                            本报记者 刘巍


○身边人眼中的他

“电视节目上有我哥镜头的时候,全家人都高兴得不行,他却挺淡定的,脸上没啥表情,反而把节目里的数学题再算上一遍。”

——周玮的弟弟周鹏

“前段时间在上海,有个不懂事的小孩打周玮,那个小孩个子比周玮矮不少,可他没有还手。我们问他怎么不还手,周玮很认真地说,要是我打了他,可能把他打坏,到时候所有人都会不高兴,还要耽误时间处理。他不想那样浪费时间,只想把时间用在计算上。”

——周玮的父亲周常富

“我不赞同外界贴给周玮‘一个具有超强心算能力的智障青年’的标签,我认为,更中肯的评价是‘老天没有给他一个健康的童年,但他用勤奋超越了生理障碍,让自己的天才得以展示’”。

——周玮的体能康复教练、上海对外文化交流学院教师李景林